秋日讀書暖陽斜

仇士鵬

入秋後,書桌便有了寒意。坐在窗前,看天高雲淡,聽涼風繾綣,不覺間心神便得到了舒展,一些塵埃般漾起的煩惱在這無垠的藍天下悄無聲息地褪去。躁動的心得到了降温,找回了冷靜的表情,一些難以言喻的情愫在心頭浮起。這是秋天賦予每一個讀秋的人的靈感,它們等待着文字去寄託,去承載,去闡釋。於是,輕輕翻開書頁,眼裏滿是温柔的寧靜以及盈盈的秋波。

微涼的桌子上,自然適合讀微涼的文字。每到秋天,我就會重讀一遍史鐵生的《我與地壇》。那種牽涉着永恆、博大的愛願與思索的文字,恰好與秋天靜美而清冷的氣質相合。“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一些答案只有在天時地利與人和都兼具的情況下,才會在生命的年輪經年的旋轉下與我們相遇。

當然,秋天也適合讀一些晴朗、明媚的文字,温暖自己的胸臆與性靈。最近在讀《托爾斯泰談幸福》,我尤其着迷書中關於存在與愛的闡釋。秋天,萬物凋敝,這是一個背離生機與愛的季節,但這兩個詞語作為生命亙古的主題,從不會在某一個時段裏褪色。看,這滿山紅遍,層林盡染,我們為豐收準備着儀式,用每一個辛勤、努力而充實的日子向萬物與宇宙獻上深情的禮讚。當一年結束的時候,365個日子組成的麥穗深深低下頭去,我們咀嚼着一年的精華,消化、成長,用更強壯的靈魂去經營下一年的風霜雨雪。

突然想起劉禹錫的一首詩:“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這份秋日的晴朗,其實從不在人們的筆下缺席。撫摸着淡黃色的書籍,温柔的人們總能在上面找到金黃色的陽光在多年前就留下的微笑以及款款深情。

林語堂在《秋天的況味》中寫道:“那時的温和,如我煙上的紅灰,只是一股薰熟的温香罷了。或如文人已排脱下筆驚人的格調,而漸趨純熟煉達,宏毅堅實,其文讀來有深長意味。”這樣的況味,屬於秋天,屬於每一本“正得秋而萬寶成”的書,也屬於每一個品讀着書中暖陽的人吧。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註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繫,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