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德亮:在朝鮮戰鬥的日子裏

刊於2020.10.16德州日報德週刊4版 □周冰

龐德亮的胸腔內還殘留着一塊彈片

龐德亮的二等功證書

1931年7月,龐德亮出生於夏津縣南城鎮龐莊村,自幼父母雙亡,輪流寄居在親戚家。 1946年9月,15歲的他參軍入伍,成為中原野戰軍六縱16旅46團3營8連的一名戰士。1947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過定陶、豫北、魯西南、淮海、渡江等戰役。1950年10月編入中國人民志願軍第12軍34師100團3營8連入朝參戰,參加過五次戰役和金城以南地區的防禦作戰。

海岸線上鑿洞築城,阻美軍登陸

1951年底,龐德亮所在的100團正在谷山休整,接到了立即開赴東海岸元山地區文川郡永興灣修築坑道、鑿山築城,設立海岸防線,堅決阻擊敵人登陸的命令。

修築坑道的任務十分艱鉅。朝鮮東海岸一帶山勢雖不算太高,但岩石卻非常緻密堅硬。戰士們以三班倒連續作業方式工作,每個班都要完成一定進尺,並進行記錄。坑道內僅有菜油燈照明,所用作業工具非常簡陋,只有鐵錘,鋼釺,鐵鏟,十字鎬用來剝離岩石。遇上堅硬頑石地段,便採用打眼放炮炸石,像螞蟻啃骨頭似的,憑着頑強的決心和吃苦耐勞的精神幹。大家手上都打了許多血泡和硬繭,當坑道掘進較深時,炸藥所產生的濃煙難以排除,坑道中常常是濃煙滾滾。為了搶時間、趕進度,戰士們不等濃煙散去就鑽進裏面幹起來。濃煙灰塵燻黑了臉, 岩石刮爛了衣服,走出坑道時,個個滿臉一片灰黑,有些戰士日後還患上了肺病。

當時,戰士們吃的都是粗糧和乾菜,住的是在山溝裏搭的防空掩體,是用圓木加泥土蓋的地堡。每個地堡中修了一排冷坑,休息時就像沙丁魚似的擠成一排。朝鮮海邊的夜晚出奇的冷,他們就把棉大衣用繩子將袖口紮緊,將兩腿伸進去取暖。

當時祖國慰問團到工地慰問,有人還給他們編寫了一首《築城謠》:

東(呀嘛)東海岸,元(呀嘛)元山港。海岸高高山崗上,築(呀嘛)築城忙。黃石山上開山洞,打眼放炮修坑道(那嘛)修坑道。敵機來炸不倒,大炮它打不垮。志願軍鐵打的漢,下決心、堅如鋼。要把那坑道,修(呀嘛)快修強。

幾個月後,他們在沿海岸的山上挖掘出了大縱深、多梯式的立體式上、中、下多條坑道。上層坑道是制高點,便於觀察敵情,若敵人來侵犯便以直射火炮對付敵人登陸艦艇。中層半山坡坑道有一個進口多個出口,是用來作步兵防守殲敵的前後貫穿式的戰術坑道。有的坑道中還挖掘了休息室、儲藏室、儲水池、彈藥儲備室等,圓滿地完成了上級領導交給的任務。

與偵察兵摸“舌頭”,抓回英軍中尉

1952年5月中旬,龐德亮所在的志願軍第12軍100團,擔任了東線主攻方向的右翼遠距離穿插任務,向南進攻越過了三八線。為了摸清對面敵人的兵力部署,師裏派出一名偵察員要到陣地前沿捉“舌頭”,要求部隊派一個班配合。龐德亮當時擔任8連4班班長,高興地領到了任務。夜裏,4班和師偵察員一起向敵陣地摸去。為保護好這位師偵察員,他們約法三章:在未遭遇敵人之前,一切聽從龐德亮的安排;戰鬥打響後,4班則無條件服從偵察員的指揮。四周一片漆黑。他們摸到敵人陣地前,藉着敵人的探照燈光觀察着敵人陣地。當探照燈遠離後,他們憑經驗躲避着雷區,悄然摸到敵人的鐵絲網下隱蔽起來。師偵察員像位獵人一樣觀察着周圍的動靜。約11點,七八個敵人扛着卡賓槍和一挺機槍走下山來,他們沒有動手。又過了半小時,這隊敵人巡邏返回了駐地,接下來便是一片寂靜。又約半小時後,又有一隊敵人走下山來。前面是一位腰挎手槍的軍官模樣的人。他們尾隨敵人而行,選了一處有利地形埋伏起來。過了一會,敵人返回來時,他們一起向敵人開火。敵軍官應聲倒下,其他沒中槍的拼命向山上逃去。他們將敵軍官的手槍繳下後便給他包紮了小腿的傷口。敵軍官向他們要了一支煙吸了幾口,就張開雙臂示意他們攙扶他快走,剛離開那裏,敵人的炮火便覆蓋了那片區域。

這次他們抓回的俘虜是英國皇家步兵旅的中尉。

打阻擊,負傷兩次仍堅守陣地

五次戰役後,敵我雙方已從大規模的運動戰轉向兩軍相持的陣地防禦戰。 1952年10月27日中午,龐德亮正和戰友們在朝鮮江原道官岱裏西山的坑道里吃飯,接到了團首長下達的戰鬥命令:向對面763高地的守敵發起一次戰術反擊。我主攻部隊要穿過前面763和721兩個高地之間的凹地,佔領對面敵人的主陣地。但763南邊的半彎坑道設有敵軍的指揮所和阻擊點,那裏的火力完全封鎖住了凹地和721號陣地的山腰,因此,炸掉這段半彎坑道、守好突破口是決定整體戰鬥勝負的重要一環。團指揮所決定:這個為衝鋒部隊開闢前進道路的任務交給8連4班。

接受任務後,龐德亮率領全班戰士連夜出發。他們乘漆黑的夜色悄悄摸到763陣地背後,藉助敵人時不時打出來的照明彈觀察了半彎坑道附近的所有地形,並根據平時掌握的情況,察看和印證敵人各個明暗火力點的位置,用無線步話機報告給指揮所。

28日凌晨3時,我炮兵開始對敵763表面陣地進行射擊,炮火停止後,龐德亮帶領6名戰友穿過鐵絲網,迅速向半彎坑道敵人的火力點摸去,當前進到距敵70米左右時,被敵人發現,密集的子彈瘋狂地掃來,龐德亮一把摁住向前衝的戰友小張,對他喊道:“掩護我! ”説着,便跳出彈坑向前撲去,他時而迂迴,時而匍匐,子彈擦着他的耳邊呼嘯穿過。終於摸到第一個暗堡的左側,安放好炸藥包。一聲巨響,堡內的機槍頓時啞口。接着,他又拿起爆破筒摸向第二個暗堡後側,一拉線將爆破筒從後門塞了進去,第二個暗堡又報銷了。

當龐德亮抱起蘇制反坦克手雷奔向最後一個暗堡時,敵人的一顆子彈擊中了他的左腿,他一個踉蹌栽倒在地。“一定要幹掉它!”龐德亮忍着巨痛向敵堡爬去,一個躍起將2斤多重的手雷投進射擊孔。霎那間,敵堡燃起了熊熊烈火。

1個小時,4班拿下了半彎坑道,完全佔領了763高地。這時,天還沒亮。步話機裏傳來指揮所的命令:迅速選好觀察點,隨時報告敵情;集中火力守好突破口,準備應對敵人反撲。

4班利用半小時時間,把敵陣地上能用的2挺重機槍和整箱的子彈、爆破筒、手雷及卡賓槍等輕重武器,全部集中到半彎坑道口附近,部署到能夠相互策應的3個隱蔽工事內,龐德亮就近選了一個小山包作觀察點,拖着包紮過的傷腿隱蔽下來。

陣地失守後,敵軍很快在強大炮火掩護下組織了第一次反攻。藉着炮彈爆炸的火光,龐德亮發現敵人已進入我炮火阻攔區,立即指揮偵察員小梁向指揮所報告方位,炮兵立即集中火力猛烈射擊,成羣的炮彈準確地落在美軍中間,連跟在後面的救護車和吉普車也被炸得四輪朝天,翻倒在稻田裏。活着的美軍連滾帶爬地往後跑,炮羣又按龐德亮步話機指示延伸射擊,攔阻敵人後退,後退無路的美軍轉身進攻,再次遭到炮火的攔阻射擊,這股敵人被我炮火來回炸了幾遍,最後只有少數人跑了回去,首次反擊就這樣被徹底粉碎了。

天近拂曉,一個排的敵人分多路開始了第二次反撲。

由於偵察員小梁受傷和步話機損壞,一股敵人衝過我炮火的阻攔射擊抵近了陣地。危急時刻,4班的那台重機槍也突然出了故障啞火了。龐德亮命令2名戰士架起他衝出工事,登上了預設的阻擊陣地,與另一挺怒吼着的重機槍上下呼應,居高臨下阻擊敵人。蘇制反坦克手雷裝藥量多,爆炸威力大,是陣地防禦戰和拔點作戰最好的殺敵利器。投彈是龐德亮的強項,雖然腿部受傷,基本沒有影響到發揮。美軍夜戰有打照明彈的習慣,這回恰恰成了他們自己的“死亡”彈:藉着那亮光,2斤多重的鐵傢伙一枚枚準確地飛向敵羣。身邊戰友的爆破筒、衝鋒槍子彈也一股腦地往下砸,這股敵人撐了10分鐘就退了下去。當主攻部隊嘹亮的衝鋒號聲從身後傳來時,龐德亮才發現自己的胸部已流出了黏糊糊的鮮血。

這次阻擊戰,4班執行任務的7人全部負傷,其中輕傷3人重傷4人,龐德亮的腿部和胸部2處負傷。戰鬥結束後他被送回國內治療,因手術風險大,有一塊彈片至今留在胸腔內。 1953年初,龐德亮在黑龍江雞西志願軍34師密山戰傷休養院休養時,接到了寄自朝鮮戰場的立二等功證書。1956年,龐德亮退伍回到原籍務農。結婚成家後,養育了三兒兩女。如今,他享受着老黨員和退役軍人的待遇,幸福地和兒女們生活在一起。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註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繫,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