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了,我們分手吧!

德州晚報全媒體記者楚豔豔

德州到廣州,1876.61公里,這是他們之間的距離。大學畢業對他們意味着,不只是告別朝夕相處的室友、最喜歡的食堂窗口,還有四年的大學愛情。

1大學偶遇邂逅愛情

第一次在學校的話劇社裏見到小姜,張城的目光就有些移不開了。

小姜是南方人,言行透着特有的温婉可人,一起排練話劇時,她的眉眼靈動嬌俏,與她對戲的張城差點接不住下一句詞,呆呆的樣子反而惹笑了女孩兒。“我是德州人,你是哪裏的?“”廣州人。”排練結束後,張城主動加上了小姜的微信。他如獲至寶,每天小心斟酌着詞句和字數,點贊她的每一條朋友圈,按時向小姜道晚安,甚至向朋友打聽她的動向,不時製造一場自然的“偶遇”。

12月,德州降下那年的第一場雪。廣州極少能看見這樣浪漫的大片雪白,小姜的心不由得雀躍起來,更令她心跳的是微信上張城發來的消息:“一起去看雪吧!”

那天,在漫天紛揚的雪花裏,張城表白成功了。

2南北差異被愛化解

兩手相牽,從漫天飛雪走到春花爛漫。

他們一起吃遍食堂的每一個窗口,爭論着哪家是第一好吃,最後獲勝的是小姜最愛的三號窗口的牛肉麪;他們一起在圖書館查資料,那本擠在書架隱蔽角落的重要數據材料,是小姜幫張城找到的;他們一起到操場夜跑,不管小姜跑得快或慢,一轉頭就能看見張城在她身邊。

小姜急性腸炎發作,是張城陪她在醫院輸了三天液;張城參加比賽時穿的那套西裝,是小姜攢了兩個月錢買的。偌大的校園裏每天有數萬人來來往往,他們是彼此最熟悉和可依賴的人。

也不是沒有矛盾,比如吃麪時,張城必要搭配葱蒜,小姜卻聞不慣這種味道,比如端午節他想吃蜜甜的紅棗粽子,但小姜買來的粽子只有肉餡。張城覺得,那只是南北方相遇的“副作用”,來自不同城市和氣候的兩個人之間的差異,會被愛化解。

3繁華都市難留其心

暑期來臨,小姜回了廣州。

按耐不住思念,張城買了票緊隨而去,在火車上顛簸了一天一夜才抵達目的地,這是張城第一次走過兩人家鄉間的路程,他最大的感覺是眩暈。直到出了火車站,見到小姜的笑顏,他的眩暈感才好些。

小姜帶着張城遊覽廣州。夜晚,兩人一起登上廣州塔,俯看燈火中這座絢爛迷人的城市。“畢業後,我們一起來這兒工作,行嗎?”小姜輕聲開口。“我還是更想留在德州。”沉默許久,張城並沒有如小姜期望地一般應許,“你知道的,我爸媽只有我一個兒子。”

氣氛有些凝滯,張城攬過她的肩膀,“我們的感情這樣好,沒問題的。”模稜兩可地回答,並沒有解開小姜心中的憂慮。

4為愛選擇陌生城市

“來,兩個人靠近一點。”臨近畢業,張城找來一位攝影師為他倆拍攝畢業情侶合影,一起再次走過生活了四年的校園,處處都是回憶。拍完後,攝影師把相機遞過來,兩人並肩選照片,結果越選越多,哪張都不捨得刪,兩人相視,不由得笑出了聲。“我……找到一份還不錯的工作。”攝像師走後,張城緊握着小姜的手説,“德州的。”“那我留下來陪你。”聽着小姜的回答,張城十分驚喜:“我還準備了很多話來説服你,沒想到……”因為,“ 我想選擇有你的城市。”小姜的回答,讓張城的心都被塞滿了,只能看着小姜傻笑,講不出話來。

晚上回到寢室,他跟兄弟們説:“我結婚的時候,你們來當伴郎。”

5甜蜜愛情暗藏危機

離開學校那天,他們倆搬到了在市區租的房子裏,兩室一廳,月租1000,押一付三,位置在張城所在的公司旁邊。為節省開銷,兩人選的房子條件並不好,沒有冰箱也沒有空調,張城買來兩台風扇,放在卧室和客廳,吱吱呀呀地吹着。

搬進新家第一天,張城蒸米飯,小姜做了西紅柿炒雞蛋,打開客廳電視播放着綜藝節目,兩人邊吃邊看,竟有了些過日子的温馨感。

小姜開始積極找工作,但中意的工作不多。小姜去面試了幾家,回來後向張城抱怨工資太低,張城耐心勸她:“這工資在德州來説還可以,再説你才剛起步,以後還有晉升空間。”

小姜有些聽不進去,因為她不想湊合。張城則不催促也不抱怨,為了他,這個南方姑娘離家千里,去適應她不習慣的乾燥天氣,張城知道知足。

6為愛不顧家人反對

工作還沒找到,小姜與父母的矛盾卻爆發了。小姜原先瞞着家人,只説在德州實習,嘗試與爸媽溝通有個德州男朋友後,卻遭到家人強烈反對。

那幾天,小姜的父母親戚輪番給她打電話催她回家,媽媽説:“你一個女孩子孤身漂泊在外,我們怎麼放心,你不回家遲早會後悔!”這通電話後,她和家人鬧了好幾天。

聽到小姜和父母的爭吵,張城心裏不好受,他耐心做着小姜的心理工作,並提出可以到廣州去和小姜的父母面談。幾天下來,小姜的情緒漸漸平穩,她父母的態度也柔和了許多,並提出讓小姜回去談談,小姜同意了,張城也積極促成,他不希望自己成為小姜和家人的裂痕。

張城買了票,將小姜送到火車站,看着小姜拖着行李箱漸漸遠去,他心裏有些慌。“你會回來吧?”小姜上了火車後,張城發去微信消息。“會。”小姜的回答簡短有力。

7大學愛情戛然而止

一個星期,兩個星期,小姜一直沒回來。

張城在微信上的語氣逐漸變得焦急,催促得狠了,小姜回覆説:“那你可以到廣州來工作。”張城不答應,小姜反問他:“我能為你到德州去,你為什麼不能到廣州來?”小姜越想越委屈,張城只好再去哄她。

7月28日晚上9點多,張城記得很清楚,那是小姜離開的第三個星期,手機收到了她的消息:“家裏人幫我找了份工作,我今天去看了,挺好。”

張城瞬間領悟到這句話的含義,小姜不回來了。他有很多話想質問小姜,但突然失去了發脾氣的能力,“挺好,終於找到你滿意的工作了。”他回覆説。

沒有人提分手,但張城知道,純粹的大學愛情將止步於此。

8甜蜜時光成為回憶

到現在,張城才明白,畢業對他意味着什麼,不只是告別全寢室一起養的小烏龜,告別一起熬夜打遊戲的室友,告別最喜歡的食堂窗口,還有告別小姜。

他替小姜做的最後一件事是把她的行李打包好郵寄到廣州,把包裹搬下樓的時候,張城突然覺得自己的青春也一併打包給她了。想了想,張城將兩個人的畢業合照整理好,塞到那個即將郵走的包裹裏。

收到行李的小姜發消息説:“我買來相冊,把照片貼上了。”張城沒回。分不清是誰先刪了誰,那是他們最後一次聯繫。

有時候,張城眼前還會浮現出小姜的身影,還能清晰想起她演戲劇時靈動的神情,以及她最後那句收到照片的話。張城想,人生各階段的緣分其實就是這麼幹脆,鮮明的分界線總能隔斷留戀的目光,從校服走到婚紗的願景,自己沒能和她完成。

姐妹有話説:把對方的想法放進規劃裏

在校園裏,多數人愛在當下,並非所有情侶都能將愛放得長遠,把彼此規劃進未來,為了尋找感情寄託、體驗愛情滋味和擺脱孤獨,似乎是更多人戀愛的理由,分岔路口,兩人各有理想、各有方向,只能皺着眉在未來和愛情中進行選擇。

我們無法預料愛情的到來,也無法完全掌控結束的方式。我們當然希望所有的美好感情都能修成正果,但即使分手,四年時光裏温暖陪伴卻是真實存在的。

有人説提升自己是抗衡分手的重要武器,有人説兩人有共同規劃才能換來長久陪伴,也有人説只要愛足夠堅定就能走到最後。不管怎樣,如果他(她)是你想要的那個人,別忘了把對方的想法放進你的規劃裏。

本期值班記者聯繫電話:

17853463343

QQ:488398626

投稿郵箱:

488398626@qq.com

本欄目將對主人公姓名、信息進行模糊處理並嚴格保密

期待您講出自己的故事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註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繫,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